我想象我们的相遇,在一场隆重的死亡背面

长篇BE总是让人在一番辗转纠结后冷水淋头

{ 2017-10-23 /2 }
 

我想用沾着橙味冰淇淋的嘴唇亲吻你的嘴唇,穿着纯黑裙子站在你面前,当你撕扯那条裙子,布料的声音划过我的耳朵。我用我的眼线笔给你化妆时,磨得有些钝的笔尖滑过你颤抖的睫毛,留下一条细弱的黑色线条,你的瞳孔轻微地收缩又放大。
在夜色渐沉的时候,我的另一只眼睛随着你的眼睛在另一个清晨睁开,呼吸你的呼吸,一粒尘土因你那雪白脖颈对枕头的挤压而浮起,我的另一只眼睛随着你的眼睛追随它。
我想给你最好的,最好的吻,最好的一顿早餐,最好的我自己,从我的精神到我的肉体,我想让我被你认为是值得的,当我在严寒与冰碴的吹打下缩紧我赤裸的身体,它像抽开的春枝,皮肤一寸一寸贴近冰面。我用我沾着雪沫的,发青裂开的嘴唇,一遍又一遍地向...

{ 2017-10-19 /26 }
 

Day 3 - 一首让你想起夏天的歌


会让我想起夏日夕阳通红的天空,云撕成团絮缠进紫色底色里,想起打完网球后发梢上的汗水,以及加了樱花酱的含盐苏打的味道。

是一首很美很美的歌。

{ 2017-10-08 /3 }

我最近养了一只小花猫,是其他专业课教室弃养的,天天粘着人,出门就瑟瑟发抖,大概是因为有过被抛弃的经历吧

{ 2017-10-07 /13 }

Day 2 - 一首在名字里带有数字的歌



严格地说,它并不是一首“名字里带有数字的歌”,只是为了与谣Ⅱ区别,但是这首歌无论如何也想要推荐给各位。


我与Z最初认识的时候,她微信的头像还是草薙素子,那时她偶尔开玩笑说素子是她的妻子,也向我推荐过攻壳。后来我去看押井守导的剧场版两部攻壳,开场里草薙素子的身体被缓慢地组装,雪白的义体从水面下向上浮起,光和气泡从她肢体的空隙间漏下去。


神乐铃,鼓,尖利湿润的古唱腔。而当你听都没听说过神经漫游者,更对这个故事及其内容一无所知,初见便看见这个古老却近未来的原生信仰痕迹浓厚的“制造人”的仪式。


那个片段的BGM便是这首...

{ 2017-10-06 /1 /5 }

我想性别平权是一个很平常的事,几种性别之间不应该是割裂对峙的,一个人如果不是性别平权者,那么就是一个性别歧视者。可惜无论是污名化还是煽动情绪或是借以谋利,操纵者都是聪明人,聪明本身不分善恶,只是蠢材的脑子都捏在ta们手里。

{ 2017-10-06 /10 }
 

Day 1 - 一首在名字里带有颜色的歌


趁着朋友发给我的这个游戏,给大家推一点适合写文时听的歌吧。都是我眼里画面感很强的歌,如果某次恰好推到有故事的歌也无妨拉出来唠唠。


{ 2017-10-05 /4 /3 }

一个小片段


他回想起那日月明星稀,养父的夏日别墅骑在山涧的小瀑布边,他们站在水磨大理石露台上,一目连扶着半墙,有一搭没一搭地给他讲前几天在comparative politics recitation做汇报时的尴尬事,雪白的皮肤浮着莹莹蓝光。

荒想是时候了,于是他说:你……

水声将他的声音吞吃了。他那浅色长发的钦慕之人,忽然就在一片水光中转过头来,安静地凝视着他。

荒。

他说。你是不是在想,是时候了,撕掉这层窗户纸吧。水流的光斑在一目连绿色的瞳孔里明灭,荒冲向他,将他的手腕扣在墙沿上。

他们站在露台上亲吻,脖颈上是凉津津的水珠,瀑布势不可挡从上空飞泄,星星点点的凉意钻入他炽热的皮肤,水声自高处落...

{ 2017-10-04 /2 /12 }
 

我的LOFTER个人主页新装修了一下!在电脑端!

{ 2017-09-27 /5 /1 }
 

画了Z女士和猫

{ 2017-09-20 /1 /27 }
1 2 3 4 5 6

© 黑莓缪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